战疫者|一名医生的两百里返岗路:搭摩托车,回武汉!

实习生 蓝泽齐 澎湃新闻记者 任雾

2020-02-14 11: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年初一,49岁的刘金波骑在摩托车后座上,从红安赶往百公里外的武昌,回到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参与“抗疫”。
那天小雨夹雪,温度有点低。走的时候,他只穿了件羽绒服,没带雨衣,身体直打哆嗦。由于担心在路面遇到警察的关卡,他特意选择了条绕道的小路,平日里2个多小时的路程,这次花了7个多小时。
此时,湖北省已经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全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1287,刚刚破千。距离张继先医生拉响疫情防控警报过去30天。
他回到医院后,一直为物资的问题奔忙,他心疼一线的同事,工作气氛紧张,劳动强度大,有时候还无法得到充足防护。
以下是刘金波医生的口述。
【一】
我是一名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医生,曾经在口腔科工作,也算是临床,后来我得了脑梗死,做了脑血管支架手术,视野缺损50%。所幸爱人就是神经外科医生,发现得早,并没有造成更加严重的影响,但自己已经无法胜任口腔科的工作,然后被医院转到体检中心,到现在已经三四年了。
医生刘金波  受访者供图
我和爱人、两个孩子住在武汉武昌区,一个孩子在天津读大学,另一个孩子是二胎放开之后要的,目前两岁。我的老家在湖北黄冈红安县的一个村里,离住处相距100多公里,两小时的车程。
红安县有我三个姐姐、一个妹妹的家,爸爸妈妈虽然都过世了,但每年这一大家子都会回来,因为这里是家,每次回来都有年味。
1月22日,我回到红安县,武汉的疫情已经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但是本地并没有那么紧张,当时全国也才几百例,很多普通老百姓都觉得这与他们无关。
我们医院发热门诊人数跟以往相比也没差多少。村里依然热闹,很多人会走家串户,村里的烟花爆竹如同往年,多年来大家的习惯不好改变,丝毫没受到影响。
然而微信群群里却充斥各种谣言、猜测。我们整个村有一个微信群,名字叫做“嫡亲部队”,里面大概有七八十人,大家也都在讨论这件事。作为一名医生,我一直在告诉大家不要相信谣言,不要相信小道消息,也会提醒他们做好疫情的防控。
而且因为我是医生,正值中年,在村里有一定的威望,大家也都相信我所说的,遇到最新的疫情消息,也会来问我。截至2月10日,我们村尚未发现确诊患者。
【二】
在回家的第二天(1月23日),我接到通知,疫情情况变化了,医院那边人手不够用,需要我马上赶回去。我当时想完了,真的可能就像“非典”一样。
接到通知后,自己第一反应是去找同事换班。但是我发现大家都有自己的任务岗位。而公共交通、小汽车都没了,自己回去也很麻烦,我的爱人最开始也拦过我,毕竟我年龄不小,加上做了脑血管支架手术,一直在吃药,身体也不行。
但我最终决定无论如何要回去。我爱人知道,像我们学医的人,能够把公休假完整休完的机会很少,即使没有这个疫情,也可能要提前回医院,因为医院一天都不能缺人。我的孩子也很理解我,支持我。
不能开车,没有公共交通,我想到了开摩托回去。自己亲戚家里有油摩托,而且离武昌只要120km左右,虽然也不近,但如果连续换乘摩托,也是可以到武昌的。
我打算先乘妹夫的摩托从红安出发,再分别换乘堂妹夫和同村兄弟的摩托,最终到达武昌的家。一路上都是小路,因为担心大路上交警抓我们,而这些小路没有警察,村与村之间也没有封路。
因此我当时马上跟我这三个亲戚打了电话,他们三个都很爽快地答应,我也很感谢他们。
大年初一,那天我吃完“开张饭”,稍微休息了下,下午两点钟坐在我妹夫摩托车的后座,开始从红安赶往百公里外的武昌。
那天我走得急,忘带雨衣,所幸穿了一件羽绒服,但在摩托车上还是不好受,风一直在刮,夹着雨滴。但我更担心在路上遇到警察的关卡,虽然我是一名医生,但当时并没有通行证,怕耽搁自己回到医院。
下午4点钟左右,我来到堂妹夫的家门口,吃了个便餐,因为坐在摩托后座上一直淋着雨,有点冷,身体都有点哆嗦,明显感觉到肚子饿了。6点钟又换乘同村兄弟摩托的时候,路上湿滑,前路难测,这次我不敢停留很久。
再往前走我便到武汉城里,这里完全变了一番模样,我走的时候,虽然疫情已经爆发,但路上仍有很浓的过年气氛,但回来的时候,整个城里,只有灯亮着,人和车都没了。
等我到武昌的家时,已经晚上9点了,上半身由于羽绒服,虽然湿,但没有浸到身体里去,裤子与鞋能明显感受到全是冰水。我连忙换上衣物,洗了个热水澡,去除身上的寒气。
第二天上午8点,我准时出现在医院门口。其他大部分同事也都回到了医院。有一名医生还是骑自行车过来的,足足30多公里。在这种环境下,没有一个人容易。
【三】
回到医院工作后,由于身体原因,我没有在一线,主要负责医院后勤物资的供应。最开始,所有物资都很紧张,听说红十字会的物资都囤积在他们的仓库里,而医院物资很少,连手套都没有,医生的N95口罩都要戴几天,而且还得自己洗、自己消毒。
从2月3日开始,物资发放逐渐规范,都有明确的渠道登记,量也大了不少,比之前好多了,物资能够暂时保证非重症科室医务人员的供应。
但重症科室医务人员的防护物资依然紧缺,到现在也没有充足的N95口罩、隔离服。他们最危险,但他们的保障也最弱。其他科室的人员来领物资,可以一下取连续几天的,但重症科室只能按天发放,因为我们无法保证第二天这物资还有没有。
按照要求,这些医务人员如果外出,需要重新换一套防护服,但物资紧张,不允许这样消耗,他们也只能保证尽量不外出,如果实在有需求,也只能先把隔离服脱下来,回来继续穿上。
有些医务人员甚至可能领不到今天的物资,这时候又必须要上班,他们只能找那些休息的同事、其他不那么紧急的部门去借,大家也会互相调剂。虽然艰难,但大家也都在努力。
前几天,医院还收到一些过期、不达标的防护物资,这些物资多是来自于社会捐赠。社会捐赠是我们医院物资的重要来源,占比40%左右。但这些物资往往是不那么紧缺的普通口罩等,每份物资我们还需要填写回执单,即使是过期、不达标的,我们也需要告诉捐赠人这些物资去哪了。
而隔离服、N95口罩之类的防护物资,这些都需要由卫健委、红十字会统一调配才行,这些物资往往是到了医院,当天就被医护人员领走了。
我这几天一直为物资的问题奔忙,但一线的同事更加辛苦。我看到他们气氛紧张,劳动强度大,有时候都无法得到充足防护。
而且现在医患关系也很复杂,我们医院前几天还出现了病人家属持刀威胁护士。这对于那些医务人员积极性打击非常大。现在还在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真的是整个社会值得尊敬的对象。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彭玮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物资,医护,抗疫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99游戏在线 申博亚洲娱乐登入 欧洲三大博彩登入 太阳城超高返水 菲律宾太阳网娱乐登入
澳门AB厅总代理最高返点 蓝博娱乐电子在线 必威VIP提款保证5分钟内到帐 bbin游戏登录 k8凯发百家乐网址
万能娱乐体验 优乐国际网络代理最高占成 名人娱乐下载手机最高占成 凯时贵宾厅最高佣金 申博138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登入 永利皇宫女优ag铺鱼王 皇冠体育投注登入 沙龙娱乐代理网址 拉菲娱乐会员注册最高占成